升学教育:百度地图,正在把用户赶往高德

  这篇文章的标题,本来是《我怀疑,百度地图进了高德卧底》。仔细考量再三,“卧底”是一个严肃的词汇,非证据十足不能轻易使用,遂改用现标题。

  

百度地图,正在把用户赶往高德

  下面,我讲讲近期遭遇的一番“神奇之旅”。

  1

  2021年9月24日,10多辆车、30多位资深媒体人,从北京各地出发,浩浩荡荡自驾去塞罕坝采风、研讨、颁奖(也就是旅游)。

  我辈分较低,以“司机小丁”的身份,载了三位行业知名媒体人。临行前,我拍着胸脯保证:“我是十几年的老司机,有百度地图相伴,保证各位老师旅途舒愉,安全到达塞罕坝。”

  

百度地图,正在把用户赶往高德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这些年我开启“下沉市场系列选题”,独自一人自驾去下沉市场走访,行程十几万公里,足迹遍布北方各省市。整个过程中,百度地图是我最信任、可靠、忠实的伴侣,记录了我去过的几百个县市,成千上万次出行。

  却不想,此番塞罕坝之旅,我赖以为豪的“资深老司机小丁”“百度地图通”等称号,在几十家媒体老师的揶揄声中,全部被剥夺,沦为笑柄。

  2

  当天中午,载上三位媒体老师后,我们一行四人有说有笑,不多时便驶上了大广高速。欢谈之余,我播放了一些古典音乐助兴,同时为显能耐和博学,向各位老师介绍称:“别看从北京到塞罕坝有不同限速,但咱不担心。百度地图有个限速功能,一到超速就会变红,提醒降速,不会吃到罚单。”

  打脸来得很快。下了围场北高速后,车子被交警拦住,说我超速太多把分扣完了,要暂扣驾照,回炉重考。我下意识辩驳:“怎么可能,我载了几位重要人物,怎敢开快车?”
交警说你不信开高德地图地图看看,我们围场这一带限速80,你开了96不知道吗?

  我说:“我用的百度地图,百度地图限速没变红,我就按照百度地图来开了。”说完,一圈人像看外星人生物一样看我,仿佛在说“百度地图是圣旨还是你爹。”

  最终,幸亏我通过12123的“学法减分”功能,学了3分,保住了驾照。但是,经验教训和惨痛记忆却永久地留下了。更要命的是,经过这一番折腾,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天已经全黑了。没人知道,在这个多雾的塞罕坝地区,没有路灯的夜晚意味着什么?

  此时距离塞罕坝还有五六十公里车程。看到我的驾照分数已经不多,副驾驶一位重量级的媒体人说替我开一会,他临时充当司机。开了十多分钟,起雾了,雾越来越大,车子开了大灯依然不奏效,找半天雾灯按钮没找到。打梅赛德斯奔驰客服电话,告诉我们“这辆车的前雾灯是模拟雾灯”。也就是说,雾灯主要起一个心理安慰作用。PS:关于梅赛德斯奔驰的雾灯缺陷,我后续单独写,今天暂略过不表。

  就这样,我们以20公里的时速龟速前行,经历好几次在急弯处差点翻车后,终于在晚上8时多抵达了塞罕坝原野小驻。在此行程中,我一直思考一个问题“要不要把百度地图卸载了”?

  算了,还是给它一个机会吧,毕竟是陪伴我走过近10年的老伙伴,多少有些感情。

  3

  第二天、第三天我们这些来自北京的媒体人,畅玩了塞罕坝&御道口一带的太阳湖、大峡谷、龟山、七星湖四个景区。

  秋染塞罕坝,美不胜收。接天连地的金黄原野和森林,让人陶醉其中。

升学教育:百度地图,正在把用户赶往高德

  这段时间,你们的朋友圈可能被塞罕坝刷屏了。没错,就是我们这些人干的。

  众人皆乐我独愁。面对美景,我忧心忡忡,保佑百度地图千万不要再出幺蛾子。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从龟山返回原野小驻的路上,我那个车当了头车,经过一个路段时,百度地图离奇的让我们驶入一条破烂小路,多绕了一个大圈,躲避开了直线大路。那一刻所有人都开始了怀疑人生,跟在我们后面的车子用的是高德地图,原本正常地走上了直线大路,但看我们走了小路,也掉头跟着我这个老司机走上了破烂小路。

  后来我把这个线路截图发到朋友圈,也没人搞清楚百度地图为什么大路不走,非得绕小路。这里有必要说明,那条大路当天不修路、不堵车,更不是单行线。

  

百度地图,正在把用户赶往高德

  回到原野小驻后,有几个人质疑我,为什么要走那条小路。“我也是看了百度地图。”这次,我的回答苍白无力。

  “莫非百度地图进了高德卧底,要不然怎么可能犯如此低级错误?”我心下嘀咕,但没敢说出来。

  4

  虽然经历连续两次“颜面尽失”,但是在26日下午返回北京途中,我还是习惯性地打开百度地图。为什么还要给百度地图机会?因为我看过几次《笑傲江湖》,我深知,如果令狐冲犯了几次错误后,没有被师门放弃,最终将是师门大幸。

  不过,同车一位媒体人看不下去了,对我或者对百度地图丧失了信心,他打开了高德地图,坐在后座帮我们导航。

  俗话说有一有二没有三,可这次,俗话被打破了。我们行驶到111国道承德市丰宁县川心店时,百度地图突然让我们放弃康庄国道,走入一条颠簸小路。“高德显示走国道直线啊,你怎么拐进小路了?”同行的媒体人,实在忍不住,开口质疑。
固执如我,太过相信百度地图,依然沿着这条小路继续走,然后上了一座盘山公路,又经历了一番云雾飘摇,最后多耗费了很多时间和路途,才又驶入高德地图提示的那条国道。

  

百度地图,正在把用户赶往高德

  历经三次遇阻,我不得不启动了高德地图。最终在高德地图的帮助下,没有再走弯路。然而,由于前期盘山公路浪费太多时间,我们这一车晚上近7点才到达北京通州,而其他媒体老师早已经“老婆孩子热炕头”。

  5

  至此,我们的旅程全部结束。我的“老司机”信任值降到历史冰点,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接下来,我将从百度地图阵营“叛逃”到高德地图阵营。我计划用3–5年时间,使用高德地图跑10万公里,恢复我资深老司机的江湖地位。

  写在最后:我的读者朋友,你们有谁认识百度地图的产品经理,麻烦把我的经历转给它们。如果不重视低级错误的改进,再忠实的用户也会放弃你们。最终高德地图不用努力,直接就可以躺赢了。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网络友情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