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学教育: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同意恢复书报亭

视觉中国供图

  尊敬的《中国青年报》编辑:

      您好!

      我呼吁《恢复书报亭》的来信在贵报的中学生版刊登后,引发了热烈讨论。在贵报官网——中国青年网的今日头条号上,短短几天便有了上千条评论留言。读者们各抒己见:有对报亭的怀念,有支持恢复的理由,也有反对恢复的理由,还有对重建报亭的建议,有些评论还引发了进一步的抬杠。

      我认为这些评论非常宝贵,可以为政府评估是否恢复报亭提供参考,所以我请大人们帮忙下载了评论数据并做了分析。

      我只使用了第一层的评论,因为第二层的评论大多是对第一层评论的回复。排除与恢复报亭无关的评论,例如品评作者的、希望恢复公共电话的,等等,之后,剩下来的“有效数据”被分为四类:第一类是明确表示支持的,例如“支持”“赞同”“好主意”“希望”之类的留言;第二类是明确表示反对的,例如“不支持”“已淘汰”“想法幼稚”“与时俱进”之类的留言;第三类是与作者有共鸣的,虽未明确表态支持,但表示“怀念”“遗憾”“不喜欢手机阅读”等;第四类是不看好前景的,虽未明确表态反对,但表示“对没人读纸媒的担忧”“对赔钱的担忧”“对杂货铺的厌恶”“图书馆替代方案”等。

      第一层评论仅按条数的统计结果是:37%明确表示支持,16%与作者有共鸣,32%不看好前景,15%明确表示反对。

      第一层评论包括点赞数的统计结果是:76%明确表示支持,8%与作者有共鸣,6%不看好恢复前景,8%明确表示反对。

      支持恢复报亭的理由有多个:报亭的文化意义、对纸媒阅读形式的喜爱、学生的阅读需求与手机危害之间的矛盾、即兴购买报刊的便利和快乐、老人眼睛不适合读手机。

      反对恢复报亭和不看好前景的理由有两个:主要是关于手机阅读造成购买量减少,赔钱,卖杂货、影响市容这个因果关系链条;次要是认为无纸化阅读是趋势,手机阅读的便利性和环保性决定了报亭理应被淘汰。

      让我感到“惊喜”的是,反对派观点主要是针对报亭自负盈亏模式不营利和因此造成的乱卖杂货,并不是公众不愿意读报纸杂志了。我想,只要需求在,就有恢复的理由。

      精彩评论太多,我只能摘录几条:

      读者:我也支持,这样老年人和孩子就有个可以共享的地方了,世界不只属于年轻人,还属于老年人和孩子们,还有少年们,他们的世界可以拥有来自我们世界的东西,七零后八零后六零后五零后四零后,但凡好的都可以选择再生,不能绝对商业化,童年需要大人来创造与呵护,不然未来的孩子眼里只有钱只有生活,未来的幻想就不能实现,商业只能是辅助,不能是全部,支持小朋友的,这个可以计划着,看看有没有法子降低成本,发展起来。

      读者:所言极是。如果把书报亭当成饭碗或ATM机,那只能关门止损大吉。如果把书报亭当成文化因子当成文化传播,那尽可将之纳入社会福利,让它点缀、装饰、美化城市,丰富市民生活陶冶市民情操。

      读者:想法很好,人类需要市井生活,一味地快速向前,前方到底是什么?发展是寻求最理想的生活状态,而人类最需要的就是人情味儿,市井生活最能产生这种共鸣

      读者:对于学生来说如果每天能有一些阅读,养成一些习惯是很不错的。就像支付方式一样,可以有微信、支付宝,也应该允许有现金交易,交易方式多元化也是经济多元化发展的支持,相同道理,阅读方式、获取方式也可以多元化,为什么要一个取代一个呢?

      不少老年读者在评论中给我鼓励和支持,让我非常感动。我希望社会也能尽快关注老年读者的文化需求。每个人都会老去,关心他们的现在就是关心我们的未来。

      最后,我感谢《中国青年报》能给我机会锻炼如何去关注身边的社会问题。

      此致

      敬礼!

      袁子涵

      上海市进才实验中学初一(3)班

责任编辑:原春琳,张蕾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网络友情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