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学教育:“双减”下的关键暑期,上海中小学生去哪儿了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王烨捷

  今年暑假,成为教育部“双减”工作试点城市的一个“关键暑期”。实际上,它已经成为试点城市开学前最后一个可以“试行政策”的暑期窗口期。暑期的中小学生看护成了一道难题——以往,学生在暑假可能被交给了社会办托管班、培训机构等,而随着“双减”工作的逐步压实,学生暑假“去哪儿”成了上海家长们最为关心的话题。

  8月13日,上海市小学生爱心暑托班顺利结业。据介绍,暑托班由团上海市委、上海市教委共同牵头,7月和8月各举办一期,每期历时3周。在“双减”大背景下,今年上海全市共开设543个办班点,其中在学校场地办班407个,占比75%。社会、政府各界为其提供超过8万课时的公益课程,所有课程均为与德、智、体、美、劳相关的五类课程,严禁讲授应试类课程。

  安全、快乐、健康、有益是爱心暑托工作不变的“主题”。

  家住上海市黄浦区老西门街道的小学生罗罗(化名)今年“抢”到了7月的爱心暑托班名额。他的父母都是双职工,爷爷在医院照顾患病的奶奶。每天早上7点半,他跟着邻居家孩子一起到街道爱心暑托班上课,下午4点放学回家。三周下来,他不仅学了一些党史、会做手工剪纸、画京剧脸谱、野生动物保护,还利用每天一节课的时间在暑托班志愿者指导下完成了大部分暑假作业。

  记者注意到,政府提供的暑托班服务,还只是上海解决中小学生暑期看护问题的一个小侧面。

  上海市宝山区团委书记魏明大致估算了一下:“我们区133所中小学校,近8万名少先队员,暑托班只能覆盖部分人群。”魏明介绍,宝山通过“少先队社会化”探索,今年暑期在社区里尝试推行“社区小先生制”,把德智体美劳相关的教育活动设计成“打卡项目”,要求少先队员尝试在社区通过组织化和自发形式完成系列小任务,“也算对双减工作的一项补充。”

  除暑托班外,上海还充分用好未成年人“家门口”的活动场所,发挥“学校少年宫”“社区实践指导站”“中职校开放实训基地”等场所功能,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推出内容鲜活、形式新颖、内涵丰富、吸引力强的公益性、普惠化暑期活动项目。

  来自上海市教委的相关数据显示,今年暑期,学校少年宫及非遗进校园优秀学校基地提供了480余个活动项目,32所中职校精心设计了110余个职业体验活动,市区校外联成员单位及校外活动场所提供了280余个暑期活动项目,上海市各街道(镇)也开发了660余个活动项目,供学生在暑期参与活动。

  而在上海市静安区,110余个校园活动场所在暑假得以开放,至7月中旬,各校累计开展暑期服务项目已超过150个,参与学生近3万人次。该区还开放了近30个校外活动基地和7个体育俱乐部,提供45个包含党史教育、科技、艺术、体育、心理、亲子等内容的活动菜单,灵活的自主参与形式,给暑期中的青少年提供了更多选择。截止7月中旬,3000余人次的学生参与了七大类体育活动,近5000人次参加了75项科技类项目,超过20000人次参加了风采展示、爱国主义教育等线上线下活动55个,另有近8000人次参加了茶艺、书画等137个公益社团。

  此外,上海市教委还陆续下发《上海市未成年人暑期活动汇编》《上海市学生社会实践版图》《上海市中小学生社会实践家庭护照》《上海市学生职业体验活动手册》等一系列暑期活动材料,公布了涵盖“初心之地”“复兴之路”“强国之梦”“文化之根”“魅力之城”“国家安全”“金融探索”“行知之路”“扬帆远航”“沿着总书记的足迹”等十个系列共128条上海市学生“四史”教育主题研学实践路线,作为送给全市未成年人的“暑期礼物”。

  上海市黄浦区青少年科技活动中心是上海最火爆的青少年活动中心之一。该中心将自身定位为“素质教育的加油机”。“我们有各类专门为学生减负而设的素质教育类品牌课程、活动,普及、提高、竞赛等类型全覆盖。”该中心主任陈沪铭说。暑期里该中心开展了涵盖科技实践、艺术体验、文化传习和阳光体育等4大类的活动,推出58门暑期课程和18门微课。

  值得一提的是,该中心开设了“教你玩俱乐部”,无门槛接受所有辖区内外前来报名的学生参加艺术、科技类课程,所有课程、活动都免费。“当时我们就考虑,学生学业负担减下来了,他们课余生活可以学些什么?最终立足于教他们会玩,最好他们带着家长一起来玩。”陈沪铭说,“教你玩俱乐部”最开始只有三四个班级,现在已经有十多门课程,几十个班级,“平均一个班25人,像编程、创意思维、机器人、舞蹈、书法、绘画等火爆的项目要开好几个班。”

  构思颇为巧妙的是,“面向大众”的课程到后期还会有“梯队选拔”,一些“特别会玩”的学生有机会参加各类素质类竞赛。“学生民乐团”的高阶学生,可以参加全国甚至全球演出;VEX工程机器人高阶学生,已经连续拿了8届全球总冠军;DI目的地想象项目的学生,每年都有队伍晋级全球赛并取得佳绩。

  陈沪铭介绍:“我们还配置了各种素质教育的专业教师,工作日到一些科技、艺术类师资不足的中小学上课,通过合作方式帮助他们开展素质教育。”

  上海市教委德育处处长沙军告诉记者,落实“双减”工作的一个重要方面是“疏”。“学生和家长对课余时间有需求,我们能不能引导他们把这些需求放到更加有助于青少年五育发展上来,而不是把重心聚焦在学业成绩、语数外补习上。”沙军说。

责任编辑:原春琳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网络友情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