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学教育:这届年轻人想得多,数字遗产留还是删

视觉中国供图

      聊天记录、通话记录、邮件记录,QQ空间、微博、朋友圈上的记录,手机中的照片,游戏装备……这些数字遗产在一个人去世后怎么处理?这是个新问题。

      —————

      这届年轻人想得多,不仅思考生死,还考虑遗产,尽管可能还没有多少资产需要继承。但有一种遗产,人人都有。聊天记录、通话记录、邮件记录,QQ空间、微博、朋友圈上的记录,手机中的照片,游戏装备……这些数字遗产在一个人去世后怎么处理?这是个新问题。

      北京大学精神卫生博士汪冰说,在一般理解中,数字遗产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数字资产,如比特币;另一类则是数字记录,比如聊天记录、朋友圈记录。前者涉及“真金白银”,有法律参考;而后者,更多是个人选择,且无据可依。

      我们要讨论的是后者。关于数字遗产的去留,有两种截然相反的声音:有人觉得,应该留下逝者的记忆,让生者得到安慰;也有人觉得,数字遗产属于逝者的隐私,留给后人窥视,是对逝者的不尊重。

      留还是删?

      90后女孩小艾并不避讳谈论死亡,“本来人生就是你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先来”,她唯一想留下的是遗体,已经签过了捐献协议;至于数字遗产,“我会在去世前删掉所有的数字资料,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小艾在互联网上发布的东西,大部分是记录自己的生活:今天天气特别好,发个朋友圈;看到路上有一条“沙雕”的狗,随手拍个照片;前两天北京经常下雨,雨后又是蓝天白云,小艾路过一个水坑,就拍下了天空的倒影。

      在小艾看来,凡是自己手机电脑里的东西都算数字遗产,照片、聊天记录、微博,连歌单都算。至于浏览记录、搜索记录,她会定期清空,“之前暗恋一个男生,我在网上搜‘白羊男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天蝎座爱情运势如何’之类的问题,忘删了,结果后来我当着同事的面打开浏览器,那个网页自动跳出来,好尴尬”。

      小艾觉得,自己在网上和现实中的形象有着很大差别,“网上我是文艺和‘沙雕’的综合体,现实中大家觉得我是个高冷的人。如今朋友圈并不算是很真实的地方,仅仅是和周围人联系的工具,让大家看到一个开心的我就可以了”。

      也有人非常珍惜自己的互联网痕迹,希望保留下来,让别人看到。刚刚研究生毕业的男生音无,即将成为一名程序员。他并不喜欢在网上发东西,即便在B站网龄长达10年,发过的评论一页就能装下。

      在音无看来,数字遗产是与自己人生经历有关的记录,也许并没有价值,但是有意义。中学时期的QQ空间,保留了他很多蓄胡子的照片,居然比老师还显老;大学毕业照,他和室友排排站,一个人“发出”冲击波,其他人配合着被“击倒”……“好羞耻,好中二,好怀念。”

      “翻翻这些年的朋友圈,记录下了几乎每个人生节点和关键事件,会看到自己状态的改变,怎么从一个‘逗比’变得更成熟,这就是它作为遗产的价值。如果我的下一代看到这些,就会更理解我这个人。”音无说。

      有意思的是,年轻人对数字遗产的态度,一方面很谨慎,另一方面又会想得比较简单。汪冰说:“我们在讨论数字遗产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想过自己明天会不会出意外,也未必会去做一个预案。我们对数字遗产的认知和行动尚未同步。”

      怎么留?留给谁?

      对音无来说,思考更多的不是保留什么、删除什么,而是“如何保留”的技术问题,“比如,QQ空间、朋友圈的数据,其实并不属于我们,所有权在公司手上。我想让我的数字遗产真正属于我”。

      作为一名准程序员,音无倾向于把数字遗产进行筛选:只保留人生重要节点的内容——转成NFT格式(区块链上的一个应用,可以用来代表独一无二的东西,目前更针对游戏或艺术品领域——记者注)保存。

      今年6月,苹果宣布将推出“数字遗产计划”,用户在账户中添加遗产联系人后,若用户意外离世,被设定为遗产联系人的用户即可申请访问相关内容。腾讯在2019年3月就申请了一项名为“数字资产凭证继承转移中的信息处理方法、和相关装置”的专利授权,该专利可帮助有需求的用户,将其数字遗产转移到相应继承人的名下。

      不过,对大部分人来说,技术并非首要操心的问题,数字遗产留给谁才是。

      网友“胡干脆”刚刚考上研究生,她是网络5G冲浪选手,光微博上关注的账号就有1600多个。她有时候会在网上搜索已去世亲人的名字,即便他不是名人,搜索页也不会出现关于他的任何信息,但她总会抱有一种心态——万一呢?万一能看到他留下的一些痕迹呢?

      在“胡干脆”看来,数字遗产留还是不留,对于逝去的人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毕竟他们看不到也听不到,它更多的是给活着的人一个念想,让生者可以通过社交媒体再看看曾经的人。

      对自己的数字遗产,“胡干脆”想找三个朋友,作为自己的紧密关系人,将自己和朋友的账号关联。如果不幸去世,好友可以以“我”的名义,发讣告,将遗言告知亲朋;但仅限于此,好友也无法浏览其他未公开发布的信息,也不允许发布其他内容。

      只关联账号,不把账号密码告诉朋友,“胡干脆”认为这是比较安全的做法:既能在死后给身边人一个交代,也不用担心私密内容被发现,“不能完全信任别人,如果他通过你的账号去做违法的事情,怎么办?”

      汪冰看到过一个故事,一个年轻人意外去世后,父母希望得到他的电子邮箱密码和邮箱内的所有信件,寻找关于儿子的最后回忆。但公司认为这侵犯了个人隐私,最终的做法是,将邮箱内所有内容刻成加密光盘给了家属,但没有告知密码,即父母“拥有”了数字遗产,但无法阅读。

      我们在思考数字遗产的时候,在思考什么

      “爸妈那个年代没有网络,能留下来的纪念物品无非是照片。现在90后年轻人之所以重视数字遗产,是因为我们的生活大部分都以数字的形式记录下来。”音无说,“当看见年轻人猝死、或健康出问题的消息,大家开始觉得,死亡这个事好像有谈论的必要性。”

      汪冰说,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在当下已经融合,每个人都会有一部分存在于虚拟世界,和各种各样的数据关联着,好像有一个“数字分身”,这是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考虑处理数字遗产的原因之一。

      另外,如今的年轻人越来越有自我意识和隐私意识,作为一个独立的生命体,想对自己有绝对的掌控力。这种自主性逐渐从生前延续到了身后,他们不希望在去世后对自己失去掌控,所以要提前准备。

      “和常规遗产相比,数字遗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不朽的。”汪冰说,以照片为例,实体照片会褪色,但是数字照片能永远传递下去,而且数字照片可以被复制和传播,聊天记录等其他数字遗产也是同理。

      “正是因为可复制可传播的特性,也带来了数字遗产的危险性,一旦被传播,对当事人的隐私就是很大的考验。”汪冰说,“从躯体上来看,人去世后,可以用病理解剖来探究死因,而人的数字化生活也留下了一个内心世界的映照,通过数字遗产可以对其进行‘心理验尸’。以前我们说,人走了可以带走秘密,现在数字遗产让秘密无法被带走。”

      小艾觉得,现在社交平台的功能和小时候写日记有着某种相似性,让其他人看自己的微博微信,就相当于看日记,这会让人很不舒服。

      “发在微博微信的东西,有一些本来就是‘仅自己可见’,当时不希望被人看到,去世后也不希望。我不希望家人或朋友通过翻我的朋友圈来缅怀我这个人,大家只要心里记得我就好了。”小艾说,“人的很多心情或状态,不一定能被其他人理解,死后再被人看到并评论,我觉得没有必要。”

      目前,数字遗产还有很多模糊地带,比如,很多数字记录是交互产生的,涉及人际关系——我和你的聊天记录,算我的遗产还是你的?被其中一方的后人继承后,另一方怎么办。比如,数字遗产大部分都存储在公司的服务器上,数据很难完全属于自己;再比如,数字遗产涉及很多第三方服务商,你可能自己都记不起来了。

      对于自己怎样对待这份“遗产”,汪冰认真想了想说,没有什么数字遗产想保留,“对我来说,人生是体验,体验过了就ok。不过我特别希望互联网提供商能提供一个服务,设置应急联系人,或让用户提前选择,如果人不在了,所有资料如何处理”。

责任编辑:郭韶明,汪文,邹艳娟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网络友情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