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学教育:离开教培行业的年轻人们:步履匆忙、前途未定

  作者:陆涵之

  在通知裁员前,入职一家在线英语公司4个月的王同学已经有了预感。

  他向第一财经记者记者表示,此前公司已经裁了一波人,同时能感受到HR在审核上变得更加严格,“比如说原来说好试用期三个月,后来试用期的时间延长到六个月。“严格意义上,王同学被裁时还没有过试用期。不过王同学表示公司的处理方式让他觉得可以接受,“待遇还可以,会有一些补偿。“

  即使有了预感,裁员依然令人猝不及防。7月的一个周四HR与王同学沟通离职,周五他就办好了所有的手续离开了公司。对于裁员原因,HR并没有细说,但王同学表示理解,“HR说因为公司的业务调整不需要那么多人了。大环境怎么样也都清楚,所以我也理解,没必要去细究具体是什么原因。”

  王同学所在的部门较小,裁员前一共6个员工,在王同学离职后该部门只剩下3个人。王同学表示,“用户运营和销售岗位的变动会更大一些。”

  对于公司是否会继续裁员,王同学表示“我不是第一个走的,应该也不是最后一个。”

  被裁后需要面对的是求职难题。王同学表示,在求职时采取广撒网的方式,不限制行业的投简历,随后进入了密集面试期。对此,王同学表示“面试很累,一天要面2到3场。“密集面试后,王同学获得了3个offer,但最终因为上班地点和薪资低于预期没有接受。

  王同学面临的找工作难题是在线教育裁员潮下的普遍难题。另一位正在求职的前在线教育从业者孙同学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她了解到周围的情况看,想找到合适的工作很难。其一,没有那么多岗位可以选择。其二,之前在线教育公司提供的薪资大多不错,再次求职在薪资上会有落差,她表示有的朋友“入职新公司后能和上一份工资持平就挺好了”。

  相较于跳槽时的无缝衔接,突如其来的裁员也让多数被裁者出现了不短的空档。孙同学表示,周围成功找到新工作的朋友至少需要一个月时间,更多的还是正处于找工作、密集面试的状态。

  另一家教育公司的李同学目前没有被裁,但她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正在投简历寻找下家。同时,她觉得工作氛围也变了,“自从上一波裁员后,感觉大家交流也变少了。”

  出于工作中人事关系等原因,李同学现阶段的想法是“渴望被裁,这样能拿到赔偿。”和王同学一样,李同学表示一旦离开这家教育公司,不会再选择教育方面的就业。

  与已经被裁或者等待被裁的上述受访者不同,在教育领域创业了3年的张同学有着主动权,但他表示要离开这个从事多年的行业。

  在创业之前,张同学任职于市场上最大的一家英语培训公司。张同学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当时他负责录播形式的在线课程,考虑到线上录播课程效果不理想,所以和朋友创业在上海开办了一家线下的青少年英语培训机构,目前该机构的学员在300人左右。

  被问及机构是否受到近期政策调整的影响,张同学坦言,“一方面觉得其实业务不受影响,因为是以非国家课标的英语教学为主,所以可以接着做。另外一方面,我们觉得这个市场本身可能对资本来说吸引力不强,要赚钱可能比较难。”在政策调整之际,虽然所提供的产品不再调整范围内,但资本整体对行业的不看好,让张同学觉得机构“多少有点影响”。

  张同学表示现阶段迷茫是业内普遍的感觉,“大家现在都挺迷茫的,我了解的一些同行也好,我们内部的人也好,大家感觉方向不是很清楚。业务是能继续做的,就是觉得有点偷偷摸摸,也不是特别自在。”

  出于对行业前景的不看好,张同学已经决定转行探索新方向,“比如说知识付费或者知识类的MCN这个方向,这类前景比较好的方向。”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网络友情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