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学教育:“福尔摩斯”妈妈 请试着放手让我独立吧

      亲爱的妈妈:

      您好!不知不觉一年又过去了,这一年来,您为了陪伴我们,早起晚睡,每天起得比我们都早,睡得却比我们都晚;早晚还要奔波在接送我和弟弟的辛苦大军中。无论是洗衣做饭,还是作业难题,十八般武艺,您是样样精通。我为您骄傲,妈妈。亲爱的妈妈,感谢您这一年的辛勤操劳,您辛苦了!”

      暑假来了,我在家的时间也多了起来,和以前的假期一样,我们相爱相杀的日子也随之而来。亲爱的妈妈,在这个假期里我期待我们能够多一点爱,少一点杀,所以我忍不住给您写了这封信。

      也许因为您是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每次您的目光总能像雷达般地快速锁定我,并洞悉我的想法,让我的小心思无处躲藏。即使有了亲爱的弟弟,您对我的关爱仍然没有减少一丝一毫。我对您对我的密切关注十分欢喜,但也因此有些苦恼。我已经慢慢长大了,希望您这位“福尔摩斯”妈,能多给我一些自由的空间,慢慢从陪伴到放手。

      的确,亲爱的妈妈,我渐渐地长大,开始有了自我意识的觉醒,开始期盼独立,开始期盼有自己的朋友和空间。有时我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小情绪,我知道您也在努力适应长大的我,想要努力走进我现在的世界,但相比从前,我们有了越来越多的不欢而散。那些时候,我能感觉到您的难受,因为我心中亦如此。

      亲爱的妈妈,我想告诉您我的感受:每当我烦躁的时候,其实我并不需要您的安慰,我只是想要一个人安静一会。妈妈,或许我现在依然会有很多时刻无法控制自己的小情绪,但我不想惹您生气。如果下次我莫名其妙对您生气了,请您不要伤心也不要难过,就默默地放任我一个人在房间听歌、画画,纾解我的小情绪吧。最近我看了一些书,了解了自己为什么会烦躁——书还是您给我买的,我知道您也在看。所以,亲爱的妈妈,让我们保持一定的距离吧,距离产生美,我想这样我们会相处得更好。

      亲爱的妈妈,不知道您每次来接我时有没有注意到:每次放学见到您,我并没有很多欣喜,有时甚至有些“强颜欢笑”。您每天会照例问我一些问题,比如:“今天是不是有开心的事啊?”“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不太开心?”您总是留意着我放学时的表情,企图和我轻松沟通下一天的情景,我会一一回答您的问题,但总是有些不耐烦,我的不耐烦一出现,您就会立即刹车,而后我们通常会有些相对无言,像是有某种默契般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每当出现这种无声的静寂,我会感觉心里有些闷,想主动挑开话题,却觉得说什么都有些刻意,不知讲些什么。这种时候的您,往往并不会像很多其他家长一样端着,您常常会插科打诨,说些好笑的话或者事情,逗我一笑,我知道您只是不想让我烦躁。但是不知道您有没有想过,也许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了:您是不是可以尝试让我自己回家呢?

      亲爱的妈妈,想必您也注意到我们一起回家时,那些和同学一起回家的孩子的画面。他们嘻嘻哈哈,路上到处可以听到他们欢快的笑声,一张张年轻的脸上洋溢着阳光和活力。三三两两的同学,间或围在一起,有时相互勾着肩放声歌唱,有时头靠头窃窃私语,有时眉飞色舞甚至手舞足蹈。每个人似乎都只恨回家的路太短,路边的风景太迷人,都还不想到家。我想这应该就是同龄人的魅力,所以亲爱的妈妈,我想您可以试着放手让我独立,和同学一起上学放学,独立完成学业,也许这样我们都会更快乐!

      而您可以去重新找回自己的工作。因为每次看您回忆起从前工作时的时光,我觉得那时候的您眼中有光,我喜欢那个样子的您。妈妈,试着做回从前的您自己吧!您不光有我,有弟弟,有爸爸,更应该有您自己。亲爱的妈妈,我知道如果您重回工作岗位,您就无法再全心全意照顾我们,也许您也会更累,但我知道,您并不希望自己被束缚在家中这片小小的空间里,您也有自己的梦想。所以,妈妈,大胆放手去试一试吧,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妈妈,我想,我们聊天时,您已经发现有时我无法get到您的点,您有时也无法get我的点。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有了年龄差带来的沟渠。但我觉得这到沟渠并不可怕,因为我知道您在努力靠近我,我也在努力了解您,就像您会问我喜欢的什么歌曲,然后在手机搜索,嘴上喊着真难听,耳朵听得不亦乐乎。我也会偶尔哼几句您那个年代的歌曲,然后一边大叫真难听,却还是被洗脑了。这样的时光也很美妙,对不对?

      所以,亲爱的妈妈,我知道您想好好地照顾我,但是我在长大,我会慢慢学会照顾自己,我还想学会照顾您,让您不再被我和弟弟所束缚。

      我想郑重地和您说一声:“妈妈,感谢您为我所做的一切!”我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们不只是母女,更是朋友,所以请减少在我身上的目光,去做您自己想做的事情吧。雄鹰只有离开母亲才能真正翱翔,所以亲爱的妈妈,也请您为我放手,让我独立成长吧!

      祝您:

      身体健康,永远年轻!

      女儿:祁悦恬

      2021年8月3日

      (作者为复旦五浦汇七(1)班学生)

责任编辑:原春琳,张蕾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网络友情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