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经济”下的科技“美”学战役

“美”在中国有着几千年的历史,上可追溯到商代甲骨文,象形意为头饰站立的人,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诗经中多的是俊男美女,芳草、美人等意象在楚辞中也寓意君子,诸多才子佳人的美好故事历经千年仍津津乐道。

而且不仅是女子爱美,古时候的男子们更爱美。

在唐代科举盛行之时,取士的标准是“身、言、书、判”,其中排在第一的“身”就是指相貌形体,那时候光会读书写文章可不行,长得太磕碜可是会影响皇帝心情和朝廷颜面的,做官都捞不着大的。

《三国演义》里不也有写庞统第一次去刘备那,张飞就因为嫌弃他长得太难看,打发他去耒阳地方做了个小县令,可见相貌在古人眼中的地位。

古时人爱美,今朝的人们也从不缺乏对美的追求,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娱乐平台多的是俊男靓女,各式各样的选秀节目也都是颜值颇高,互联网中人们对于美好事物追求的流量套路可能不止一条,但颜值总是其中比较方便的一条。

美国经济学家丹尼尔·哈默迈什关于“颜值和收入”的研究发现:“颜值低的人比颜值高的人,平均收入要低14%。”

况且在如今全民直播、人人都是短视频自媒体的时代下,线上社交从QQ、微信的文字、语音、逐步深入成抖音、快手等视频社交,随处可见的打卡、社交圈的晒照分享等成为日常,颜值的价值进一步凸显。

“颜经济”的汹汹需求下,互联网商业仍有三枚锦囊伏下,上演一场从内到外的科技“美”学战役。

01 内修之法:医美

晋书《魏咏之传》就记载了一代荆州刺史魏咏之幼年时患有“兔唇”,在爱美的古代不但仕途无门还受尽白眼,而后在困难的医疗环境下治疗、发奋,成功逆袭的事迹。这也证实了在古代便已有了医美的活动。

到了如今,医美的发展更加势不可挡。根据去年年末更美发布的《2020医美行业白皮书》数据显示:中国纯医美市场规模仍达1975亿元,占比全球17%,新增医美机构5150家,有望成为世界医美第一大国。

“颜经济”下的科技“美”学战役

而这其中有意思的是医美领域手术(重医美)与非手术(轻医美)之间的占比,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显示2019年,手术与非手术收入占比约为6.2:3.8;到2023年预计手术与非手术收入占比为5.2:4.8。

非手术也就是轻医美占比在医美市场中逐渐攀升,这也是医美在如今市场中迅速崛起的原因之一。

比起偏向于“治疗”的重医美来说,轻医美更偏向于“爱美”的范畴,脱离了医美大刀阔斧的传统形象,通过用各种非手术医学手段、或无创或微创医学疗法满足求美诉求,实现紧肤除皱、面部微整形、面部年轻化、瘦身美体及皮肤等问题治疗的医美模式。

而轻医美的出现也就如赤壁岸边那一股东风,一把火给医美领域烧了个正旺,第一股的新氧、更美等互联网医美企业,俨然一副崛起之势。

但轻医美虽好,就如之白衣苍狗,动态万千,缥缈无迹,难以捉摸。

比方说以破尿酸制作闻名的爱美客本月月初就秀了一波肌肉,2月9日爱美客盘中涨停,股价突破1000元大关,收于1088.4元;2月10日,爱美客继续大涨,股价最高达1238元,市值最高超过1400亿元。

但截至2月27日爱美克股价一度跌到了836.84元市值仅剩1005.88亿,相较于2月18日最高点的1331.02元、近1600亿元的市值来说,股价下跌幅度超过35%,市值蒸发近600亿元。

轻医美虽然将传统医美的模式变轻、风险拉低,但并不能保证绝对的安全。而一旦涉猎到有关安全的领域,用户的就会变得异常敏感,一些风吹草动就可能让整个市场迎来巨变,这种源自行业自带的安全“脆弱性”,正是制约轻医美发展的最大拦路虎。

02 外修之法:美妆

而害怕动刀动针,实在接受不了医美活动的用户们,也有着利用外界工具修饰自己的化妆法子。

化妆之美历史悠久,魏晋竹林的士族们独爱敷粉,唐代的帝皇甚至还会将口脂作为赏赐给予官员;甚至是从男儿装换回女儿裳的巾帼花木兰,见人之前都免不了要“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

而如今的爱美人群们在各式各样的美妆博主、美妆自媒体的普及传播下,早已将各种美妆、护肤知识烂熟于心,美妆内容也早已触达到各个层次、各个年龄的用户群体。

“颜经济”下的科技“美”学战役

据智研咨询统计,国内美妆行业上升加速,预计2021年将超过5000亿市场规模。在化妆需求不断趋近日常化的前景下,升学教育消费者对美妆产品的要求也在日益提高,而鉴于品牌产品几百到几千的购买价格,产品试错已经成为市场中的附加需求。

在这股春风的吹拂下,HARMAY话梅能单店估值10亿,wow colour可以一年间开店数百家,PRAYTY朴荔仅试营业就有周业绩50万+的成绩,各美妆集合店品牌的骄人成绩都在缔造一个美妆百草园。

但美妆随昌盛,但就如荠麦青青、杂乱无序,这一片青葱中并非全是肥沃的庄稼,也有杂草横生。

最直观的莫过于时下正热的小样,原本Estee Lauder推出小样的目的是让顾客无担忧的免费试用,而后作为赠品赠与用户,是一种扩大受众的营销手段。

而如今各美妆集合店大批量出售的小样绝大多数都没有官方授权,小样反而作为售卖的主体,这与创立小样的想法截然相反,虽然它满足了如今市场内中、下游用户群的升学教育消费偏好,但经营中仍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更何况本身不少小样都无法辨别真伪,杂乱无序,不仅会损害美妆集合店、更会毁坏上游品牌商的品牌形象,一旦上游供应商或整治、或自己下台制作销售,那对于美妆集合店都将会是降维打击。

美妆集合店如今虽大势已成,成为小红书、抖音等打卡圣地,但若想向上多取一截青云,及时的“除草”、“修缮”,才是长久之计。

03 后修之法:修图

那要是不用出门懒得化妆,但还有网络社交需要发图、开摄像头怎么办?

不怕,互联网时代还有修图一法。

正如中国四大美女之一王昭君画像的故事一般,晋代葛洪的《西京杂记》中说毛延寿、陈敞、刘白等多位画工,因受贿作弊在画像上丑化王昭君,导致皇帝错将其出嫁,才有了昭君出塞一说。

而不同于画工们将王昭君丑化,美颜摄像类APP走的是反向的美化路子,将用户拍摄的人物像进行一些“艺术加工”,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人们对于“美”的追求与向往,市场也颇为不俗。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美颜拍摄类APP用户营销价值洞察》数据显示:截止至2019年年末,美颜拍摄类APP月活跃用户数近3亿,APP渗透率为20.3%

细数如今市场中的美颜拍摄类APP,有美图秀秀、无他相机、B612、美颜相机、天天p图、轻颜相机

这其中,身世较为坎坷的当属老牌美颜拍摄类APP品牌美图。它是最先尝到“颜经济”红利期的一批品牌,先是拿到AppStore 2011年度最佳产品等98个权威奖项的辉煌,再到后来美图手机折戟、美图美妆边缘化跌入谷底,这美颜拍摄类老大哥可谓是一波三折,如做过山车一般忽上忽下。

不过最近美图发布的财报倒是又有些起色,与2019年净亏损1.9亿元相比,美图2020年中期业绩显示,美图期内产生经调整归母净利润人民币2494万元。

在这次财报中,最值得肯定的是美图公司终于在多元化战略上见到了成效。以往手握流量四处出击的美图往往碰壁颇多,盈利核心依然是信息流广告,盈利手段过于单薄,而这次美图的营收结构中非广告业务的收入占比从去年同期的21.9%提升至42.9%。

一直以来像美图、美颜相机、无他相机等美颜拍摄类APP们就像是镜中花、水中月。

原因在于美颜拍摄类APP的服务并非不可替代,如今越来越多的手机品牌在其自带的相机APP中加入了修图的能力,更有一些品牌以此为卖点,这无疑就如同大超市对小商店一般,竞争中占尽便宜。

但小商贩们也有小商贩的壁垒,一是在相机功能性上强调不可替代性,必须领先至少手机品牌自带手机一步才能确保自己存在的价值;另一方面,美颜拍摄类APP需要不断摸索业务边界,寻找到新的盈利增长点,才能步入长线的竞争门槛中。

作为0风险即可变“美”的后修之法,美颜相机类APP未来的市场极大,随着“颜经济”的不断深入,能够在流量日益加重的互联网后世代孕育出新的流量洼地。

所谓艾艾长吁者是谓其谎,呦呦当歌者是谓其广,“颜经济”究竟是打开城门即可取胜的西和县,还是危机四伏暗藏杀机的上方谷?这场科技“美”学的战役已夺得天时与人和,只待这些互联网美学行业如何发挥地利了。

作者:翟菜花,知名互联网评论人,互联网分析师,专栏作者。个人微信:zhaicaihua002。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网络友情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