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水做空欢聚的傲慢与偏见

图片2.jpg

图:浑水公司创始人卡森·布洛克(Carson Block)



在百度与欢聚集团达成约束性要约的关键节点,浑水发布了对欢聚的做空报告。

 

浑水的做空报告衍生出两个有意思的话题:其一,百度作为交易的买方,谈了大半年、做了多轮尽职调查,竟然没有发现浑水所说的“巨大造假问题”。

 

其二,本次交易的是欢聚的国内娱乐视频直播业务,也就是YY直播。国际业务BIGO包括直播社交服务Bigo Live,短视频服务Likee等则不在交易内。而根据欢聚三季度财报显示,BIGO的收入达33.948亿元,在整个集团收入中占比过半。如果真如浑水所说,那就等于欢聚将几乎是空壳的国内业务甩给了百度,把另一个几乎是空壳的国际业务留给了自己,用以支撑欢聚这家公司的未来了。但真是如此吗?

 

作者无心关注阴谋论,我们回到浑水的报告来看。如果我们看一份报告时,发现报告中列举的证据和事实看似有道理,但起主导作用的中心思想或思维方式怎么看都别扭,那这份报告得出的结论是值得怀疑的。浑水针对欢聚的这份报告,恰属于这种情况。

 

报告中声称,虚拟礼物中50%来自欢聚公司自己的服务器,其余40%来自机器人或主播之间的“内循环”,也就是俗称的自己打赏自己。只要稍微懂点技术的人,也能发现浑水的报告对于中国IP地址分配制的理解非常片面,调查方法错误导致结论完全偏离事实。而对直播和短视频行业略有了解的人们会发现,自己打赏自己刷数据的手法似曾相识,且古色古香。这是一种在直播兴起初期曾被广泛运用的手法,时过境迁之后与现况至少相隔了两个代差,却不幸被浑水拿来用作做空报告的主基调了。

 

自己打赏自己进行欺诈这件事,当初若不是被各平台通过技术机制的逐渐完善而最终遏制住,直播这个行业能否持续到今天都是个问题,因为这东西玩到最后就是个囚徒困境,是没有出路的。换句话说,如果有一家已上市的公众公司需要用这种手段来进行收入造假,在当前相对成熟的市场环境下,显然是智商不大够的,因为需要遮掩和修饰的地方实在数不胜数,漏洞防不胜防。

 

浑水的做空报告频繁用这一点来说事儿,只能说是一种根本不太了解中国直播行业现状的体现,又或者是出于对自身能力极度自信而生的傲慢,以及不愿或不屑用动态视角审视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所导致的偏见。

 

此外,仅凭浑水做空报告中所提到的BIGO部分,就已让这份报告的可信度打了很大折扣。

 

在国内没多少人听过的BIGO是一个国际化业务,2014年创建,现已在全球150个国家落地。据欢聚三季报显示,BIGO直播所产生的收入达到32亿元以上。Bigo Live从形态上看是一种直播服务,其内涵实为社交网络,或称之为一种虚拟社区尤为恰当。浑水在报告中将其称为在线约会服务,显然是很不贴切的。

 

BIGO的用户是国际上、文化上“沉默的大多数”,在精英把持媒体话语权的大环境下,BIGO通过本地化服务给全球用户提供一个平等的开放的自由的社交平台,无论是文化上还是适应人群上,BIGO上所容纳的用户群体是庞大的。从文化圈层上看,文化多元成为了BIGO的标签。从发展策略上看,全球的社交网络发展已很成熟,BIGO直接切入国际精英人群市场有可能会失败,选择那些被主流话语忽视的庞大人口及文化群体进入,不失为一个聪明的策略。而BIGO代表的这群人却是浑水无法理解的。

 

在这样一个全球多元文化背景之下,对BIGO的定义是需要谨慎的。我们去看一项服务时,通常喜欢根据其用户数推导出转化率,进而算出take rate,然后将最终收入现状及前景计算出来。以直播服务为例,平台上有多少用户,多少主播,最终产出的预估收入数字是差不多的,但如果一个平台上人人都是主播的同时又都可以是观众,实现收入的媒介不一定单凭专业表演,有可能陪用户聊聊天就能获得打赏。当打赏礼物在平台内成为一种文化的时候,看似不经意间说的每一句话本身就是实现收入的内容,而Bigo Live正是这样一个平台。在海外,娱乐内容非常丰富,但社交永远是人类社会的重要需求,而Bigo Live通过构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来实现商业闭环,直播在这其中仅仅是充当了媒介,社交关系才是获得收入的最前端因素,这与寻常网络服务的订阅、购买、付费相比当然是不一样的,被人误解也实属正常。

 

在这个意义上,它既是直播平台,更是社交平台。如果不了解BIGO的文化背景和由此而生的商业逻辑,就很难作出正确判断。

 

实际情况是,在Bigo Live平台内用户之间会打造家族文化。家族是BIGO内部的基础组织,家族内部成员相互扶持和相互帮助,成员之间打赏是帮助家族提高声誉和名气的手段,这是一种社交文化生态。作为一个平台内有声望的家族,收礼数是他们在虚拟社会里独一无二的资本。在印尼这个国家,家族内部通过打赏获得群体认同感已经是成员准入的普遍规则。和中国用户在微信发红包一样,这是用户在Bigo Live里维系人与人关系的基本手段

 

Bigo Live这款产品今年以来稳居全球非游戏类app收入排名前十,根据Sensor tower发布的数据情报显示,20205Bigo Live全球收入在Google Play榜单中排名第二,在全球App StoreGoogle Play中总排名第八,紧随全球流媒体巨头Netflix。要知道Bigo Live在全球面临的对手是众多巨头产品,其运营行为是会被诸多技术先进,享有全球声誉的的统计及调查公司所追踪的,这需要多么系统性的造假工程,才可以让高达数亿美元的虚增收入顺利过关而不露出马脚,才能让那么多专业投行反复审视而看不到可疑之处。

 

世界经济发展迅猛,中国互联网经济更是日新月异,新的业务逻辑、产品服务层出不穷。只有与时俱进,不断探索才能理解这个世界未来的发展,而带着傲慢与偏见,凭借自己臆想的逻辑写出的做空报告,最终只会做空自己。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